《論持久戰》——奪取抗戰勝利的指路明燈





△ 抗日根據地出版的《論持久戰》。 吳 娟攝? 1938年,毛澤東同志在撰寫《論持久戰》。



上世紀40年代初,抗日根據地開展大生產運動,八路軍359旅在南泥灣開荒。



陝甘寧邊區政府於1941年1月決定發行「邊幣」,打破了經濟被封鎖狀態。



1938年,各族群眾修築滇緬公路永平段,打通國際運輸大通道。



從1937年到1940年,數百家民族工業企業遷往大後方繼續生產,圖為中國軍人肩扛著內遷兵工廠生產的重機槍。

重讀毛主席《論持久戰》

——葉劍英

百萬倭奴壓海陬,神州沉陸珍拉汀灣使人愁。

內行內戰資強虜,敵後敵前費運籌。

唱罷凱歌來灞上,全中全力破石頭。

一篇持久重新讀,眼底吳鉤看不休。

《論持久戰》的發表,使毛澤東同志贏得了全黨同志發自內心的讚許、佩服,從而最終確立了在黨內無可替代的領袖地位和崇高威望。

——吳玉章(老一輩革命家)

有史以來,還沒有人把軍事問題、戰爭問題說得這樣透徹過,《論持久戰》是一本劃時代的著作。

——季米特洛夫(共產國際執委會總書記)

讀了這些書,對中國的前途漸漸有信心珍拉汀灣了。

——聞一多(著名愛國詩人)

1938年,中國人民抗日戰爭進入關鍵時點,在許多人被「亡國論」和「速勝論」的疑雲籠罩之時,毛澤東同志發表了著名的《論持久戰》。這一蘊含馬克思主義辯證法的科學論著,一掃時局之陰霾,以立於高山之巔遠看東方朝日噴薄欲出的遠見,成為指導中國人民奪取勝利的光輝指南。

《論持久戰》不僅是指導全國抗戰勝利的綱領性文獻,而且對於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具有重大意義。在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,回顧這部光輝論著,有助於正確認識和評價中國共產黨在抗戰中的地位和作用,將偉大的抗戰精神代代相傳。

立論於豐富的實踐經驗和理論基礎

《論持久戰》立論高遠、系統翔實、通俗易懂、影響深遠,發表后先後在延安、大後方、淪陷區、海外印行單行本和英譯本,迅速引起黨內外、國內外讀者的高度關注,后歷經歷史驗證,成為中國抗日戰爭的戰略總方針,指導著中國抗戰特別是敵後抗戰走向勝利,對中華民族的命運產生了重要影響。

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。毛澤東同志撰寫《論持久戰》有豐富的經驗支撐。一是全國抗戰以來的重要經驗。全文有12處以抗戰10個月以來的經驗,來申明持久戰。強調「抗戰十個月的經驗,盡夠擊破毫無根據的亡國論,也盡夠說服急性朋友們的速勝論了」。毛澤東同志組織成立了延安抗日戰爭研究會,組織10餘人不定期地進行學習討論,相互啟發。

二是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指揮紅軍作戰的豐富經驗。文中說「過去土地革命戰爭時代的中國紅軍,以弱小的軍力而常打勝仗……民族戰爭照規矩應比土地革命戰爭更能獲得廣大民眾的援助」。艱苦鬥爭培養了毛澤東同志的軍事素養,鍛煉了認識問題、分析問題和判斷問題能力。《論持久戰》中對時局的分析,體現了《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》等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形成的科學分析方法。

撰寫《論持久戰》前,毛澤東同志閱讀了大量軍事著作和言論。比如黃埔軍校的戰略講義、日本論內外線作戰的書籍、德國克勞塞維茨的《戰爭論》、蘇聯的野戰條令,以及《孫子兵法》和史書等等。

體現出深厚的軍事哲學和戰爭理論

如層層剝筍一樣,毛澤東同志在《論持久戰》中,依次解決了幾個關鍵問題。

為什麼是持久戰?這基於中日矛盾的4個基本特點及其發展變化。4個特點是:敵強我弱,敵小我大,敵退步我進步,敵寡助我多助。發展變化的總態勢,「雙方的強弱優劣原來都不是絕對的,加以戰爭過程中我之堅持抗戰和堅持統一戰線的努力,更加變化了敵我原來強弱優劣的形勢,因而敵我只限於一定階段內的一定程度上的勝或敗,造成了持久戰的局面」。

如何進行持久戰?

首先,毛澤東同志強調持久戰3個階段的發展規律,即戰略防禦、戰略相持和戰略反攻,給出了各階段相應的指導方針。毛澤東同志指出:戰略相持階段是整個戰爭的過渡階段,也將是最困難的時期,然而它是轉變的樞紐。歷史證明,毛澤東同志的預言是科學的,為抗日戰爭的進程所驗證。

其次,毛澤東同志深刻揭示持久戰必須正確處理戰爭和政治的關係,強調貫徹人民戰爭的抗戰路線,指出,「戰爭的偉力之最深厚的根源,存在於民眾之中」。

第三,毛澤東同志提出了進行持久戰的具體作戰方針與指導原則。毛澤東同志指出,中國抗戰須正確地處理防禦與進攻、內線與外線、持久與速決的辯證關係,戰略上是內線的持久的防禦戰,戰役戰鬥上須實行外線的速決的進攻戰。

最後的勝利為什麼屬於中國?

毛澤東同志指出時代特點和中日雙方矛盾的4個基本特點的競賽,決定了中國全國抗戰的進程和結局。結局上,「亡國論」是盲目悲觀;進程上,「速勝論」是盲目樂觀。他指出,「抗日戰爭是持久戰,最後勝利是中國的——這就是我們的結論」。

反映了辯證思維和實事求是精神

毛澤東同志科學預見了抗日戰爭的趨勢。在1939年初撰寫的《論持久戰》英文版序言中,他寫道,我的這本小書,是一九三八年五月間作的,因為它是論整個中日戰爭過程的東西,所以它的時間性是長的,至於書中論點是否正確,有過去全部抗戰經驗為之證實,今後經驗也將為之證實。

有了科學的理論體系和研究方法,《論持久戰》對不少具體事件做了科學預見,得到了後來戰爭發展的驗證,比如:

中國全國抗戰相持階段,「廣大的游擊戰爭和人民抗日運動將疲憊這一大批日本軍,一方面大量地消耗之,又一方面進一步地增長其思鄉厭戰直至反戰的心理,從精神上瓦解這個軍隊」。

「由於當前的抗戰還存在著嚴重的弱點,所以在今後的抗戰過程中,可能發生許多挫敗、退卻,內部的分化、叛變,暫時和局部的妥協等不利的情況。……妥協的危機是存在的,但是能夠克服。」

……

毛澤東同志時刻洞察著抗戰的發展變化,調整和完善著理論體系,以理論指導中國抗戰特別是敵後抗戰的偉大實踐,從而領導中國敵後抗戰走向勝利,為中國抗戰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作出重大貢獻。

(作者為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展陳研究部副部長劉中剛 原文刊載於經濟日報9月3日第八版)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